投资3.5万亿元!“十三五”铁路里程将达15万千米

“这是一部三局的主要负责同志第一次在这里举行记者招待会,标志着我们国家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体制机制完善,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杨传堂说。

“十三五”主要交通建设投资

“十三五”主要交通建设投资

国新办29日发表《中国交通运输发展》白皮书,并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白皮书和中国交通运输发展有关情况。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杨传堂、中国民用航空局局长冯正霖、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国家铁路局局长杨宇栋出席发布会。

大通道建设降成本

60多年来,中国交通运输总体上经历了从“瓶颈制约”到“初步缓解”,再到“基本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奋斗历程,与世界一流水平的差距快速缩小,部分领域已经实现超越,一个走向现代化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正展现在世界面前。 白皮书指出,我国运输服务水平显著提升,运输量位居世界前位、运输服务质量全面提升、运输服务通达性显著增强、运输工具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初步建立高效的安全监管和海上应急救助体系。

白皮书显示,我国铁路旅客周转量、货运量居世界第一,货运周转量居世界第二。公路客货运输量及周转量、水路货运量及周转量均居世界第一。

“大通道的建设是降成本的重要方面,如果大河不通,小河就会塞堵。加快畅通大通道建设,任务至关重要。”杨传堂说,交通运输是物流的基本环节和依托载体,优化交通运输服务的供给能力和水平,对于提高物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具有积极的作用。

今年8月份,交通运输部出台了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的意见,下一阶段,将重点在四个方面着力:一是畅通物流大通道,加快货运枢纽和物流园区建设,完善港口和大型综合性物流园区集疏运系统,夯实物流发展基础设施条件;二是提升物流信息化水平,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三是大力推进多式联运,发展甩挂运输,提高运输组织化水平;四是通过放管服改革,破解重点物流领域政策障碍,培育物流业发展新动能。

“十三五”末高铁达3万公里

国家铁路局局长杨宇栋说,“十三五”期间将进一步加快铁路建设与发展,计划投资35000亿元。到“十三五”末期,整个铁路运营里程达到15万公里,其中高速铁路要达到3万公里的规模。

“解决好铁路投资和铁路建设的关系非常重要。”杨宇栋介绍,铁路建设主要采取分类投资的方式,鼓励地方政府和企业以及各类社会投资主体参与建设。国家发行铁路建设债券,同时也积极鼓励PPP等多渠道融资方式。

杨宇栋说,国家给予铁路运输企业进行综合土地开发利用的政策。“国铁现在拥有60万公顷土地,有相当一部分可用于综合开发。”杨宇栋说。

民航“对安全隐患零容忍”

“目前为止,中国民航已连续安全飞行76个月,累计安全飞行4596万小时,连续14年保证了空防安全。”中国民用航空局局长冯正霖说。

中国民航近10年运输航空百万架次,重大事故率为0.036,是同期世界水平0.43的1/12。冯正霖表示,中国民航的航空安全处于可持续安全的管控之中。

冯正霖介绍,中国民航正在建立“对安全隐患零容忍”的全方位排查整改长效机制。“要确保民航业的发展规模速度与安全服务保障能力相匹配,杜绝重特大运输航空事故,杜绝空防安全责任事故,防止重大航空地面事故和特大航空维修事故。”冯正霖说。

2020年乡镇快递网点全覆盖

“全球年快递量约700亿件,中国就占了300亿件,确实比重不小。”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说,中国快递业已经连续6年每年增长超过50%,从2014年起位居世界第一。

马军胜说,快递领域这几年降本增效的效果明显。10年前,中国1件快递运费30元,10年过去了,现在1件快递运费12.8元,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

全世界快递和邮政每天业务量超过1000万件的市场主体大概有14家,中国占6家。目前中国乡镇快递网点平均覆盖率已达80%,到2020年力争做到百分之百覆盖,打造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渠道,带动农村的消费市场。

马军胜介绍,“十三五”期间,将着力扩大服务网络的惠及范围、促进快递转型升级、提质增效。 “到2020年,给社会提供一个覆盖城乡、联通国际、服务高效、安全可靠的快递体系。”马军胜说。

责任编辑:Alice

|收藏本文文章关键字铁公基建设 十三五 投资相关阅读

广东欲撬动1.2万亿民资 三年完成铁公基建设

民营经济最为活跃的广东如何进一步挖潜,加快自身的基建,从而继续保持第一经济大省的位置竞争力广为外界所关注。
在日前召开的广东省全面推进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建设工作会议上,广东省下发了《关于创新金融合作引导民间资本参与重要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讨论稿)》(下称“意见”),出台了引导民间资本参与广东省重要基础设施建设的思路。
“铁公基”主打
在今年初的广东“两会”期间,“江苏取代广东成为全国经济总量第一”一度成为热议话题。面对江苏的步步紧追,经济第一大省广东已有兵临城下的危机感。
“各市的压力都很大,今年市、区政府老是找我们谈话,也给我们一些比较优惠的政策。”广州一位制造业企业主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目前很多行业产能过剩很厉害,要加大投资也比较困难。
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在外贸形势不够强劲,内需消费不够旺的情况下,广东省正加强高速公路、铁路、轨道交通等重点基础设施建设,以此拉动经济增长。
数据显示,前5个月,广东固定资产完成投资6746.72亿元,同比增长18.8%,增幅比上年同期提高9.8个百分点。其中交通运输业完成投资674.58亿元,增长28.8%。
根据4月7日发布的《加快推进全省重要基础设施建设工作方案(2013~2015年)》(下称《方案》),“十二五”时期广东共安排重要基础设施建设项目607个,总投资约3.51万亿元,计划完成投资约1.97万亿元,前两年已完成投资5640亿元,剩下三年要完成基建投资1.4万亿元。
在庞大的基建投资计划面前,广东省属投融资主体——广东省交通集团、广东恒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广东南粤交通投资公司被要求创新融资方式,增强筹集资金能力。
6月13日,广东省政府在广州召开了省属重大交通项目金融·建设对接工作会议,动员金融资源支持省内特别是粤东西北地区重大交通项目建设,促进全省固定资产投资较快增长。在这次会议上,建行等金融机构与广东恒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等企业签署了高速公路、城际轨道建设的6个合作项目,累计签约总金额871.75亿元,用于支持多个重大交通项目建设。
但在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看来,在目前银行闹“钱荒”、可贷资金有限的情况下,肯定会严加控制风险,地方平台融资作用已经大大降低。很多项目即便批了,银行也未必会放贷.撬动1.2万亿民资
地方融资平台贷规模被严格控制,作为全国民间资金最为雄厚的地区,如何发挥民资优势十分关键。
在13日的会议上,广东省主管金融的副省长陈云贤要求,要调整优化信贷结构,加大信贷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投放力度;要拓宽建设项目融资渠道,为民间资本和保险资金参与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创造良好条件。
上述长达20条的“意见”,就旨在充分创新投融资模式和综合运用各种资本市场工具,引导民间资本参与支持重大基础设施建设,解决项目建设资本金缺口问题。
意见提出,当前筹措项目资金任务繁重,同时,广东民间资金充裕,总规模已达1.2万亿元,大量民间资本缺乏有效的投资渠道,引导民间资本参与重要基础设施建设正当其时。
“意见”指出,支持符合条件的项目建设主体争取在银行间或者证券交易所发行中期票据、企业债、公司债、非公开定向发行融资工具等方式扩大债券融资规模,吸引民间资本购买债券;支持信托和券商发起基础设施项目资产配置计划向民间筹措资金;支持主营业务为公用事业、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的上市公司通过增发、配股、发行公司债等方式适当向民间资本进行再融资,定向投资收益较为明确、预期回报较好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等。
在保险和企业上市等方面,支持更多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以股权、债券等方式投资交通、通讯、能源、市政、环境保护等重要基础设施项目,同时吸引民间资本参与同类投资活动;支持广东省内重要基础设施项目投资主体赴港上市或发行人民币债券;支持民间资本参与发起设立金融租赁公司或融资租赁公司。
但这些措施能否真正吸引民间投资进入仍是未知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指出,不管采取什么措施,民间资本是追求利润的,像城际铁路、高铁项目基本没有利润,十年都不大可能有分红,“一般要短期见效民资才会进入,中期赚钱都很少进,长期不见效肯定没人进。”
该人士说,像这些交通基建项目动辄一个项目投资就是几百亿,除非一些大资本、大老板有闲钱才可能投资。一方面,现在修高速公路、高铁的边际效应也明显递减。吸引民资说到底还是老百姓出钱,政府当家,由政府建设和经营,“投资不当家谁会愿意干?”
“很多时候政府想让民资进入,但是话事权又揣在自己手上。”林江说,以地铁建设为例,港铁在地铁建设运营方面很有经验,但当初深圳引进港铁时又不能完全放手让对方去做。
林江建议,政府应只是在涉及重大公共议题的时候干预,但在建设经营的时候完全放开。“关键就在于要先做一两个模板出来,形成示范效应,吸引更多民资、外资参与,降低对投融资平台和政府财政资金的依赖。”